嘉德螺蛳粉

辣鸡文手一个,说坑就坑的那种。

刀子
如题。
ooc慎入



空松总觉得他似乎是忘了什么……
到底是忘了什么呢……
坐在饭桌前撑着脑袋看着一如既往的猛的扒饭的兄弟们。
是忘了什么呢……
空松吃完饭后呆呆的在房间里,大概是习惯了空松这个状态吧。兄弟们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像平常一样匆匆的略过空松就出门了。
空松微微抬起头看着一个二个忙忙的跑出门的兄弟们。
很忙吗……连我出门了都没说,看来是有很重要的事啊,哼,my 心爱的brother也有属于自己的什么空间了。
不知道为什么涌出了一股自豪感。






是夜。
微风从外面调皮的钻了进来,看着兄弟们七手八脚的铺床,空松也手忙脚乱的想帮上忙,最后还是失败了。
有些苦恼的看着五人份的床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微微的叹了口气也就原谅了兄弟们的玩笑了。
看了看兄弟们,也不好叫醒他们,最后选择了去沙发将就一晚。
轻轻哼着歌慢慢的入眠。





空松做了很多梦,很奇怪……但是一醒来却又忘了。






第二天也如往常一样,只是兄弟们似乎心情有些不大美丽……是为什么……?
虽然很想知道,但是看了看不再吊儿郎当反而严肃的有些不像他自己的小松,又看了看很认真的忍住眼泪的轻松和一松以及已经哭出来的十四和椴松。
张了张嘴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很难得的大家一起出门了。







空松惊讶的看着周围的坟墓,已经越来越低落的家人们,伸出手指数了半天也不知道是谁去世了。
直到——
他们停在了一座墓碑前。
空松好奇的凑上前去……
他的表情空白了两秒,随即反应过来他到底是忘了什么——
他忘了
他早就死了啊……
看着因为他的死亡而哭泣的兄弟们,他手忙脚乱的的想安慰他们但是他又一次忘了——他们看不到他。
他看着他们背后对他们扬起一个微笑,即使他们看不到。
他想,他是高兴的。
眼泪划过了眼角,阳光下的他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最后只剩一滴眼泪落在了刚刚发芽的嫩绿的小芽上。
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小松他们不约而同的回头,一抹蓝色一闪而过。
大概是眼花了吧。





——————————————————————————
这个梗我之前不知道在哪看到过后来基友又跟我讲了于是就码了出来……
嗨呀好气哦老妈老是叫我做东做西搞到我连码字都没有时间
别问我为啥最近偏爱刀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