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螺蛳粉

辣鸡文手一个,说坑就坑的那种。

大概是刀子……吧

#ooc
#是什么cp我自己也不知道大家看着乐乐就好









什么
时候才能结束……?


在那个下午套上还残留着小松的气息的像烈火的红色的衣服的时候,空松脑海内突然闪过了这个问题。
他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已经被涂改的已经面目全非的死亡通知单。
从此
松野空松
死亡。









天空阴沉沉的,似乎是要下雨了,一阵阵风袭来,偶尔有几只燕子低低的飞过。
空松站在一个墓碑前,墓碑上写着他自己的名字,贴着他自己的相片。
他小心翼翼的将花放在墓碑前。
只有他知道
这里面葬着他唯一的哥哥。
他轻轻的摸着墓碑,手上传来了墓碑那冰冷的质感。
“好久不见。my brother,今天的女神好像心情不是那么的美丽但是没关系——我……”空松戴上墨镜像以前一样说着话,却不会再有人捂着肚子说肋骨痛了。
说着说着,空松莫名的开始哽咽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这样才对,他应该是高兴的……终于能真正的为自己的弟弟们做点什么……但是他却像个孩子一样在墓碑前哭了起来。
“小松哥哥……”
在模糊的泪水中,他隐约好像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













“小松哥哥!!你什么时候能有点哥哥的样子啊!!又拿我的钱包去打小钢珠了对吧!”
轻松双手插腰,皱着眉头略有些嫌弃的看着毫无形象的趴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小黄书书堆里,不住的打着哈欠的“小松”。
“啊——还是老样子啊轻撸夫斯基。哥哥我只是在帮你孝敬哥哥而已嘛”
“轻撸夫斯基是谁啊?!强制性孝敬??你又不是爸爸妈妈!”轻松不满的随手捡了件东西丢向小松“……算了。今天是空松哥哥的……忌日吧”
“?!”“小松”突然僵硬了一下。
轻松没有注意,他盘腿坐到“小松”身边,长叹了一口气“……我今天去看了……空松哥哥。那家伙,估计在底下也能过得好好的吧……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空松哥哥……”轻松絮絮叨叨的说着,带着对空松的怀念。“是个很好的哥哥啊……小松哥哥……?”说了这么久小松居然没有任何动作,轻松疑惑的转头,却被人用小黄书砸了个正面。
“看不出来啊轻松……空松那家伙肯定过的很好啊……嘛,就这样吧。走咯——吃饭。轻早泄基松”
“轻早泄基松又是什么啊!!空松哥哥的忌日这么不重要吗!!!”
“重要……?”“小松”顿了顿,语气里带着一种复杂的感情,让轻松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这不是很正常吗——空松那家伙,早就已经习惯了嘛。就像我也习惯了时不时一开门就看到你在打○○一样”
“我没有!!……牛肉的香味?!!小松??别跑啊!!!”








快瞒不住了吧……
“小松”的筷子在桌上看似迅猛的抢着,实际上一块肉都没夹到,嘴里不住的哀嚎着。
“哇,可恶,你们是不是要造反啊”在失去了最后一块肉之后,“小松”不满的啪的一声把筷子放下。
“明明就是小松哥哥不行嘛……”椴松美滋滋的吃着最后一块肉,瞥了一眼长男。
一松和十四松保持着沉默,他们最近都是这样,大家已经习惯了。但是只有“小松”知道为什么,“小松”一直尽量减少跟他们一起呆着的时间。
轻松还是老样子一本正经的说教。






半夜,在大家熟睡时,空松蹑手蹑脚的爬了起来,小心的走去屋顶。
他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看着他表情很复杂的一松。







看到屋顶上红色的身影后空松的心情突然放松了起来,
盘腿坐在屋顶上。
“呀,失眠了?真是难得”小松躺在屋顶上看着旁边的人。
“呐,小松,鬼魂会消失吗”
“怎么?在担心我吗?放心放心——空松在这里我都不想走了呢”
小松揉了揉鼻尖拍了拍空松的肩膀。
“……”空松看着小松不再说话。
小松看着他这副表情于是开始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
“空松不愧是话剧部的啊——!我都觉得简直和我一模一样!不错,有接班的天赋”
“哼,那是当然的……充满魅力的man应该……小松?”
“唔啊肋骨好痛哈哈哈哈哈哈”






一松站在窗边听着屋顶的声音,脸上的神色让人看不清。
明明……
只有空松一个人啊。

——————————————————————————————

诶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最初的脑洞是想梅花话谭不那么虐。
于是想着空松能看到小松的灵魂,这样就有人陪空松了,空松也能在小松面前不再扮演
然而
我转念一想,如果空松看到的是幻觉……
内心复杂。
措不及防给自己喂了把刀,于是就码出来了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