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螺蛳粉

辣鸡文手一个,说坑就坑的那种。

雪终

.关于雪女我不太了解大家不要在意细节吼
.todokara双箭头吧
.内有崩到连他们爸妈都认不出来的椴松和空松……
.慎入







漫漫的大雪从天上悠悠哉哉的飘下,本应是青翠的山林如今也只看得到雪,白茫茫一片。
空松有些吃力的在大雪中走着,雪不仅让他行走困难,并且还让他有些找不着方向,他已经在这里转了几个小时了。
现在他的处境非常危险——如果不快点找到路那他在这个冬天过去之前都不可能走出这座山了。
但是他却并没有这么想。
他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周围的雪景,一切事物因为这一层雪显得格外的洁净,美丽。
他有些痴迷的看着这副场景,深吸一口气想要说些诗或者词……但是他失败了。
突然他在自己的视野里看到了一片刺眼的红色。
因为周围都是白的所以那一片红色显得格外的刺眼。
他急忙的跑过去,发现是个人躺在那。
白色的和服已经被鲜血染红,一个看起来有些雄雌难辨的人躺在那,好看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露出了很痛苦的表情。
是遭遇什么事故了吗?
他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在他鼻子下方,欣喜的发现他还活着又有些担心的感受到他对于常人来说偏低的体温。
空松朝四处看了看,后面有个被藏的很好的小木屋。
完全没有任何思考,空松将他轻柔的抱起来,急急忙忙的过去敲了敲小木屋的门。
没有回应。
说不定是这个人的家呢……?
这么想着,空松说了一声抱歉然后推开了门。













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暖和过了呢……?
椴松迷迷糊糊的想着,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母亲的怀里一样。
温暖,安心的感觉,把之前身上的伤痛都抚平了一样。
这次椴松受伤不过是因为在引诱女子的时候被对方算计了,没想到说好的二人的时间结果对方却叫了道士。
椴松是一个修为尚浅的雪女,性别男。
虽说正常的雪女应该是女性,但是椴松却觉得没什么不对的,反正都适应了。
适应了其她雪女对他的嘲弄,适应了被那些所谓的爱着自己的人因为各种各样原因的背叛,适应了早就被冰封的自己。










椴松睁开眼时就看到一个只穿着单衣的男人双手环胸靠在门上,身体不住的打颤却一副我现在很好的表情的男人。
椴松愣了一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早……早上好”那个男人身体冷的止不住的颤抖然而还是勉强的挤出了一句话。
椴松没有怎么注意,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伤已经被包扎好了,而自己的被子上面,覆盖着一堆衣服。
真是奇怪的人。
“早上好!”椴松习惯性的露出自己的笑容,一边下床一边把衣服递给他。
空松看到了之后不利索的过去拦住他不让他起来“不……不,我觉得……觉得你还是……是睡着比较好。哼,我的身体很好——阿嚏”
“你看,你身体都不同意你说这话呢”









后来因为大雪的关系,看着空松觉得他比较顺眼的椴松把空松留了下来。
接触久了之后椴松越来越喜欢空松。
空松会在他出门回来时给他一碗热汤,会替他打理好一切家务,椴松有一段时间都觉得自己像是娶了个贤惠的老婆。
可是椴松有些不安,因为空松知道了他是雪女但是不像其他人一样害怕,反而更喜欢跟他呆在一起了,这让他不禁开始想空松是不是另有目的。
也许空松就像之前那些人一样为了他身上的血或者其他东西才故意这样的??之前也有人是知道他是雪女所以故意来找他想取他性命。
想到这些后椴松觉得自己像是被背叛了,虽然说应该习惯背叛了可是一想到是空松,他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愤怒,失望,委屈等情绪都涌了上来。
他感受得到空松是喜欢他的,但是人类的喜欢真的太不值钱了。
“呐,空松”
“嗯?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喜欢我吗”
就像是被暂停了,屋内的两人没有动作,似乎沉默了一个世纪,窗外大雪依旧下着,一股冷风吹了进来。
“喜欢”
空松说这话时收起了平日的抑扬顿挫的语调,正经的不像他。
椴松像平常一样笑了笑。
“我不信哦”
空松着急忙慌的证明自己话的真实。
“我我我我发誓,哼,我——迷途的初生的诗人,喜欢你,我会喜欢你一辈子的。”
“那你可别忘了你说的话哦”









后来椴松就消失了,空松也没细想,没抱怨,也没搬出去。他怕椴松回来喝不到热汤,这一等,就是几十年。
春天不声不响的到了,树木青葱一片,小木屋被空松搭理的特别整洁。
忽然间,屋外响起了嘎吱嘎吱的像是有人踩到了树枝的声音。
空松走出门,心想又是一个迷路了的小羊羔,但是在看到来人的脸的时定定的站在那里,仿佛是失去了行动的功能。
“好久不见,空松”
椴松依旧是几十年前年轻的样子,而空松却已步入中年。
“好久不见,椴松”
“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不……”
愤怒的情绪在椴松心里像是火山爆发一样爆炸开来,椴松双手紧紧的攥住自己的衣服,面带微笑的想着怎么弄死空松,毕竟违背誓言……可是很严重的错误呢,难得空松忘了雪女可是很重承诺的吗?
“我爱你。”
“……?!”
椴松怔怔的站在那愣了许久,空松走过去揉了揉椴松的头。
椴松慌乱的离开了那个地方。
椴松心里有些复杂,他很难形容现在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但是很确定的是,他觉得自己真的是爱上这个人类了。
喜欢就像种子一样,会慢慢的成长,有时会经不起打击,还没开花结果就死了,有时则会坚挺的成长下去,直到变成爱。





椴松去不停的寻找其他人类,但是始终无法摆脱内心的真实的感觉。
他再一次回到了他的家,见到了空松的最后一面。
已经年迈的空松像当初一样,颤抖的看着他。
“爱……你”
椴松猛的哭了出来,头一次觉得自己也是这么的蠢。






小小的鸦天狗有些慌张的看着眼前的人,感受到对方强悍的修为有些微微的颤抖。
“……呐,你叫什么……?”
看到这个小家伙的脸时椴松猛的蹲下抓住了鸦天狗的肩膀,终于……终于找到了,他紧紧的抱住空松,生怕他溜走。
“松野……空……空松”
突然被抱住,接触到冰冷的事物空松不禁打了个冷颤,也许对方想取暖呢,这么想着,他伸出自己的小手抱住了椴松。
可是椴松,揉了揉空松的头发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你会喜欢我吗?”
小小的空松还不懂这句话的重量,他觉得他是喜欢这个雪女的,虽然有些冷,但是他坚定的回答就跟当初一样。
“喜欢”











——————————————————————————————来篇短文表示我还活着……
雪女我也不是太了解……椴松会这么胡思乱想大概是因为喜欢空松害怕空松跟其他人一样只是利用他……吧。偏偏空松没感觉到椴松的不安没什么表示……
一切误会一切设定都是为了剧情【划掉】
文章名字没有任何含义……我随便取的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