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螺蛳粉

辣鸡文手一个,说坑就坑的那种。

pakakara的狗血修罗场②

.cp为pakakara
.ooc慎入
.oso→kara←ichi







小松盯着天花板发呆。
因为医生说最好再在医院里呆两天。
小松心里觉得这个医生摆明了是想坑钱,但是想着空松听到这个消息说不定会很担心也就没有管了。
眼前隐隐约约出现了上一世临死前的情景。
在一片火海中,小松裹着一层湿透的棉被,只觉得有些闷温度高的有些难受,一些被烧到的地方因为棉被上的水所以还算好。而空松却多处烧伤,手臂上,腿上,脚上……被烧焦的衣服在身上烫出红印甚至更严重。然而他却依旧皱着眉头在前面踢门,像是什么都没感受到一样。
“你……不用这样的”空松将门踢开,转过头看着小松,那双眼睛像是看透了一切。
“……你指的什么?”小松迟疑了一下又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坐在地上,也没管身边的火,带着笑意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看着他没有出去的想法,空松迈开步子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比如现在这个不comfortable的场景”伸手摸了摸棉被,然后下滑拉住小松的手想将他拉起来。
小松没有搭话,看着空松拉起自己的手眯了眯眼动了一下手与空松十指相扣,刷的一声站起来空出来的一只手把他往后退同时用脚绊住他的脚,身体像前倾压住空松,把脑袋埋在他颈窝处才懒洋洋的用撒娇一样的语气“呐,和我一起死在这里好不好?”
小松很清楚空松从头到尾什么都知道,所以并没费劲心思扮演一松。以他轮回多世对空松的了解,空松是不可能不答应的,空松的温柔已经深深的烙在了灵魂上面。当然,身为黑手党的他更加谨慎一些,但是面对熟人时他总会像其他世界的一样心软。
“好”
……真是该死的温柔。















“小松……???小松!???”
空松一进门就看到了一脸深思的小松,走进戳了戳他,但是小松却像是木偶人一样睁着眼睛动都不动。空松被他吓到了,瞅着小松仿佛得了不治之症的样子,脸一下就白了,手哆哆嗦嗦却特别迅速的想按铃,却被反应过来的小松抓住了手。
“诶诶诶,干什么嘛空松,这么不相信哥哥我的身体——?”小松一面说着一面笑眯眯的把空松的手抓住不放往被子里带。
而空松则是处于一种兄弟看起来很不好很不好要死的样子到兄弟没事了的大起大落当中有点发懵。
看着空松没反应小松得寸进尺的把另一只手也拉进了被子里。
空松疑惑的动了动手想把自己的手拉出来却被制止了,最后被小松以身体不舒服想要和人一起睡觉的理由被小松整个人拖进被子里跟他从下午睡到第二天中午。
去送饭的轻松看到他俩抱着睡的舒服内心不住的唾弃顺便回去抱怨了。
椴松听到轻松的抱怨后嘲笑了两个长大了还要跟小孩一样抱着睡觉的长兄。
十四挥着棒球表示想和大家一起抱着睡。
一松知道之后一言不发的跑去退了小松的病房并且把小松当天要吃的晚饭拿去喂了猫……。










小松回来后总会有事没事的跟着空松,喊着空松松可是哥哥我的宝物没有他我睡不着死皮赖脸的跟椴松换了位置。
从此松野家就像战场一样都蔓延着一股火药味,每天都能看到脸色阴沉的一松和满脸笑容的小松。
而中心人物松野空松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一样,照样该吃
吃该喝喝该闪耀就闪耀。
这让已经看出些东西的椴松有些内心复杂但是他却什么都不打算说出去,安安心心的看戏。










下午,夏日里的太阳比任何时候都要刺眼,穿透云层把火辣辣的阳光送下来。
一松双腿并拢蹲在角落,把下巴抵在膝盖上,半睁着眼一副无神的样子看着空松。
差不多也到时候了……
都按耐不住了吧……
“一松……??一松???”
耳边响起了熟悉的低沉的却能让人感受到那人的小心翼翼的声音。
眼前出现了空松放大的脸,一松这才后知后觉的知道自己对着空松发呆了,一想到被他看到了血液就像倒流一样不受控制的涌上了脸。
搞什么……!!
“……?”一松愣了几秒随即一手抓住空松的衣领一边瞪着他“我没有看着你!!把你刚刚看到的都忘了不然我杀了你哦臭松!!有你在房间都变臭了!”
“对……对不起……”
空松略带些慌张的声音唤醒了理智,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之后突然有种想自杀的冲动。
“啧……”烦躁的揉了揉本来就不整齐的头发站起来也不顾有些发麻的腿推开空松走向能让自己彻底放松下来的小巷。
一直低着头走路的一松自然也没用注意他背后的蓝色身影。













发现空松来了时一松内心是高兴的,所以他蹲在那里摸猫,而空松先是组织了一堆措辞比如什么走着走着就到这里了果然兄弟的羁绊是不可预测的比如猫咪真可爱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比如一松最近是不是有些对人生道路上的不解和疑惑不要大意的告诉我这个哥哥吧吧啦吧啦之类的
当然后面的才是重点。
空松注意到诡异的气氛了,起先认为是兄弟间的打闹,但是后来又慢慢的发现了不对劲。
小松是不会太跟弟弟在除了钱以外的事情上过于计较的,最近却好像是在跟一松闹矛盾……
深觉到了自己为兄弟们做出点什么的空松决定先从一松这里下手,去找小松搞不好会被他牵着鼻子走……另外一松内心也是柔软的如果被哥哥讨厌会很伤心吧。这么想着,空松认为要先让一松感受来自哥哥的爱意,当他的知心哥哥帮他解决问题找到家的归宿感。
所以一大早空松就准备好了,一直等到现在。
空松一脸自豪但是他微微发抖的双手暴露了他的忐忑。
瞅着人这副样子一松心情莫名的有些愉悦,口罩下的嘴扬起了一个弧度
“疑问?作为垃圾是不需要这些的。”












————————————————————————————
我!终于!把第二章!!憋出来了!!!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再搞长篇我就切腹自尽!!!!
第三章还没想好
最近沉迷王者荣耀和抄台词
对的
抄阿松
台词
别问我为啥。打死我我都不搞集赞了。
开学更的速度会更慢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