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螺蛳粉

辣鸡文手一个,说坑就坑的那种。

pakakara的狗血修罗场①

pakakara
oso→kara←ichi
嗯轮回梗
雷者慎入。
看到标题的①就知道我要搞大事【不是】
我作死的想写长篇……
哦从现在起我也是个要填坑的人了













糟糕了啊
小松捂着胸口,感受着比平时略快的心跳,看着面前因为不小心掉到河里正在脱衣服的空松。
糟糕。
喜欢上了自家兄弟什么的。
这倒不是说一声我喜欢你就能在一起的这么简单的事。
这里面要牵扯的事太多了。
既是男的。又是兄弟。
麻烦了啊……
如果没有喜欢上他就好了啊……













“如果没有喜欢上你就好了啊——”
黑发红眸的恶魔抖动着翅膀看着远方低声喃喃道
“哎呀——为什么哥哥我偏偏会喜欢上你呢”
年青的消防员看着弟弟崇拜的眼神有些苦恼的揉了揉脑袋
“呐呐。我亲爱的骑士——伟大的国王陛下好像看上上你了哦”
国王一身红衣吊儿郎当的坐在王座上看似漫不经心的看着为他效忠的骑士。
“诶诶——这次我们活着下飞机的话。我们就结婚吧☆”
颠簸的飞机中,机长难得收起了他的不着调。
“啊死了吗。这次太迟了吗……?”
在外颇有名气的侦探蹲下身,轻轻的摸了摸被害者的头发,苦笑。
“哥哥我这次算是栽在你身上了”
一颦一笑都带着媚态的狐妖冲着抱着他的尾巴玩的不亦乐乎的鸦天狗眨了眨眼睛。
……










“嗯?!”
眼前出现了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画面,大脑好像炸裂了一样疼,随即小松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刚刚睁开眼就看到一片白花花的天花板。
小松在脑海多出了些记忆,但是他没有怀疑这些记忆的真实性。
他是记得的。












“果然在你这里啊”小松盯着一松手上的瓶子“呀私自扣押灵魂,就算你是死神这样做也是会受到惩罚的吧”
一松眯了眯眼,没有回应。
一松这种反应也在预料之中,小松笑了笑,将一张有着年代气息的纸递了过去“就算是有了灵魂我们也没办法把他复活不是?他的身体已经被烧成灰了,嘛,我早就说过他的温柔会害死他的。到最后居然还一点都不生气,或许可以找那个穿裙子的神帮忙,但是这也是很有风险的。本来我才不会把这个给你哦,要不是这个契约要的东西只有你有。不知道我们俩都对着空松契约会发生什么呢。怎样?我觉得你已经想好了吧?”
果然。
一松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后来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从此他们三个人都系在了一起。
















门被推开了。
“诶?哇没想到你居然会第一个来哦”
小松有些惊讶的看着靠着门 一如既往的没有精神的一松。
“啧”一松像是有些不满,把水果篮啪的一声放桌子上。
要不是臭松要安抚椴松才拜托我我才不会来。
“呐一松。你觉得空松怎么样?呀也没有其他意思……只是看你每次这么欺负他有些不利于我们兄弟的相处啊”小松用手蹭了蹭鼻尖,往常一样露出牙齿笑着。
一松有些粗暴的回答道“就是个臭松有什么好说的”
看起来似乎还没得到记忆的样子?
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呀看来这一次kara也是哥哥我的哦。












走出医院后一松想着小松一脸得瑟的样子有些莫名其妙。
只是恢复了记忆不用搞得好像臭松就是他的一样了吧。
啧,明明上次差点就得到了,结果还是被算计了。
一松有些阴沉的想着。










上一世的一松是个卧底。
警察派去那个规模最大的黑手党的组织的卧底。
毫无疑问,他是最出色的卧底。
他伪装的相当出色 。
作为黑手党的他跟作为警察的他判若两人。
一个一天到晚都死气沉沉毫无干劲。明明是警察却弄得跟杀人犯一样。
一个是一天情话不离口,玫瑰不离手,张口闭口哦我的小猫咪的滥情的黑手党。
因为背景被小松处理的很干净,身手好的他被一个分支的老大带去介绍给了这个松野组织的一把手。
“老大你看这个人怎么样…擅长狙击,近身搏斗也可以,听说总部好像要一个狙击手?”
“嗯……”
虽然这种把一松当做是物品一样的感觉让他有些烦躁,但是在看到空松的时候他已经忽视掉这种感觉了。
空松只是靠在墙边,微微弯着腰,手里拿着一只烟。
看起来毫无防备。
但是一松却知道他这种姿势随时都可以攻击。
很危险的人。
一松突然有了一种冲动。
虽然知道现在如果靠近他很危险,但是一松还是这么做了。
一松走过去,在空松惊讶的眼神中单膝跪下,把空松垂下来的手扶起,轻轻的印上一个吻。
“很荣幸能见到你。我的公主”
如果有个词能形容现在的把一松介绍过去的分支老大的表情的话。那就是懵逼×








后来也就被留下了。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松老是缠着空松不放。
空松也有意想教一松一些打斗技巧就没有管他。
所以一松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了解到空松的一切。
比如空松把他那两个弟弟看的比自己命还重要,什么危险的任务都是他去的。
比如空松对自己的手下也特别好,上次还因为救手下受伤了。
又比如空松很喜欢小孩子每次都会匿名去给福利院寄钱。
再比如空松情商非常的低……难怪没有老婆,人家女孩子很认真的告白他还以为是对他的崇拜。
越是了解他,就越有些离不开他。
一松暗地里嗤笑着空松这么大意居然没几天就信任他这个卧底了。
但是他的视线却离不开空松。
空松对于一松来说,大概就像毒药吧。
一松在感觉到自己对空松的心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任务这一次可能会失败了。
所以在收到调离通知的时候整个人是有些高兴的,起码他不用跟空松兵戎相见。
不过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是死都不会离开的。
因为小松悄悄的跑去代替了他……
他跟小松,椴松是三胞胎。
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后来?后来他再也没得到空松的消息了。
最后从椴松那花大价钱买来的消息是。
他和小松一起死掉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才恢复了之前的记忆。









不过一松不知道的是。
空松从头到尾都知道他是卧底,空松也不知怎么对这个卧底起了些别的感觉。
所以空松怎么可能分不清一松和小松呢——





——————————————————————————
下一篇内容还没想好。
可能会有些迟。哦有作业还搞长篇我果然是在作死
放心不坑不坑。
超喜欢轮回梗的啊——各个派生串起来什么的。
作为卧底的黑手党一松的性格你们可以参考don老大×××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