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螺蛳粉

辣鸡文手一个,说坑就坑的那种。

教堂里两只凶残的修女的由来

.大写加粗的ooc
.oso→kara←ichi
.慎入
.kara神父。ichi和oso是恶魔。







空松拿着扫把打扫着属于恶魔的城堡。
这倒不是说他是恶魔
相反
他是一个神父
为什么一个神父会出现在恶魔的城堡而且还在帮恶魔打扫房间呢
这件事要从几天前说起







因为来找松野空松倾诉的教徒太多了。
等空松一一都听完解决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火红的太阳在天空中散发着今天最后的光芒,像是用尽全力一样,靠近地平面的天空被染成了漂亮的红色。在夕阳的光辉的照射下,地面上所有的一切都被渡了一层光辉,有种朦朦胧胧的美感。
空松拿着圣经,赞叹的看着这副场景。
正当他诗兴大发的时候。
就被一松一拳给弄晕了。









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一只恶魔霸气的坐在他旁边半眯着眼睛盯着他。
空松皱着眉头,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妙。
法力被手上的手环限制,脖颈的十字架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项圈,项圈上的铁链正被那个看起来特别凶残的恶魔拿着。
就算是这样
空松也觉得这只恶魔是不会伤害他的。
空松相信他的直觉。
所以他只是朝恶魔笑了笑。
那只恶魔似乎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铁链。
空松的脖颈被勒的有些难受不得不身子朝他那边倾过去。
看到空松这副样子,像是终于满意了一样,恶魔开口了“一松”
“……?”空松不解的看着他,双手握着铁链尝试着夺得铁链的主导权。
“我的名字”一松嗤笑了一声看着空松做着无用功,已经完全被限制的他怎么可能能从一只高级恶魔手中抢东西。
一松站起来,俯身看着已经戴上了有着一松的标志的项圈的空松,有种真正的得到了空松的满足感。
他心情舒爽的朝空松露出了一个和蔼的微笑。
空松看了之后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直觉了。








在这之前打死一松一松都不会相信自己会爱上一个神父。
但是命运这玩意儿就是这么喜欢开玩笑。
几个月前,跟家里那群无聊至极的兄弟赌输了的他。
因为被要求去人间像人类一样生活。
所以还喝下了椴松特制的能变成人类的药水。
能持续多久椴松自己也不知道。
作为人类完全没有任何人类的生活经验的一松。
在被自家兄弟丢出来的第三天。
饿晕在了教堂门口。
被好不容易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的空松捡到了。
这件事一松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高级恶魔居然饿晕了还被神父收留了什么的。
一开始他是特别排斥的。
对于他来说,空松的一切都太过于纯洁了,从里到外都纯净的,透明的灵魂。
这样更让他手足无措,他以往见过的灵魂多多少少都有些黑暗。
像空松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
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灵魂对恶魔特别有吸引力。
慢慢的,他开始接触到了空松的温柔。
最后,他完全沉迷于空松,无法自拔。








想着这样空松总算是属于自己了,一松把外套脱了。刚想来做些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时候,却接到了轻松的消息,让他去解决一下边境那边不知死活想要挑衅他们的低级恶魔。
“啧。这种事怎么不让小松去。”
“我也想啊?!你以为我乐意找你啊!你的黑暗气场都飘到这边来了啊?小松那家伙说是去勾搭美女然后就跑了啊!!”
“哦”一松强硬的结束了对话。
边境那边里一松的城堡挺远的,但是转念一想空松也跑不了,于是一松递了个扫把给他让空松不至于闲着。这么大的城堡都够他打发时间了吧,这么想着,一松把链子解开了,但是项圈却还在空松脖子上。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空松看来。
那只恶魔好像在跟谁对话的样子,然后塞了个扫把给他,最后一言不发的走了。
空松懵逼的拿着扫把完全搞不懂一松想要干什么。
但是怎么也不可能乖乖的呆在这吧。
于是空松尝试了各种办法离开这里。
但是完全走不出这个城堡一步。
最后他决定等一松回来之后来个公平的对战。
打好主意的他开始乖乖的打扫起了城堡……








“呀哥哥我才不要去边境那么远的地方呢,那不是累死哥哥我吗”小松舒展了翅膀,开始朝一松的城堡的方向飞过去“一松那家伙最近都没有回来看哥哥我是藏了什么好东西吗。啊啊啊背着哥哥找乐子什么的好过分啊。那我就先去看看吧”
小松完全没有自觉的推开了门,大摇大摆的像是真正的主人一样走了进去。
空松听到门开的声音,把扫把放好,理了理衣服,清了清嗓子“那个……恶魔先生我觉得……诶?”等他看清了来人愣了一下。
虽然脸都差不多但是气场完全不同,直觉告诉他这只恶魔更危险,空松有些头疼的想着,麻烦了啊。
“哦呀。难怪一松最近都不肯回家呢”小松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饶有兴致的看着空松。
这么纯洁的灵魂。
有意思。
“呀看起来你目前是出不去了呢”
“那你能放我出去吗。”
“诶?我吗?我可是恶魔哦?”
“我知道”
“那你还问??不怕??”
“为什么?”
看着小松一副疑惑的样子,空松勾起了一个自信的微笑,他抬头直直的盯着小松的眼睛“神是会宽容一切的,不管是什么生物,不管善恶,只要有一颗虔诚的心灵……”
“这跟你们教里说的不一样吧”没等空松说完小松就没有礼貌的打断了空松的话,小松觉得空松那双眼睛似乎能看到他心里一样,他扭头错开空松的视线,揉了揉自己的鼻尖。
“的确是有些改变”空松低头用手摸了摸下巴“但是我觉得这样才是真正的神啊,神是能包容一切的存在,就像天空一样。说不定恶魔的存在也是神的旨意呢,这就是神的神秘的地方啊!”空松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小松挑了挑眉,没有接话。
该怎么说呢这个神父,天真的可怕。
不过也完全能理解一松为什么会看上他了。
这个样子哥哥我也要喜欢上了啊♥






时间是一种神奇的东西,比如他能让小松不知不觉的对空松从一开始的感兴趣到产生其他感情再到最后的放不了手。
“那个恶魔先生……”
“叫小松~或者小松哥哥也可以哦♥”
“我可以出去了吗……?”
“啊呀这个可不是我说了算呢,毕竟这里是一松的地盘哟”
“别这么冷淡嘛我会寂寞的哦——”
“空松松你看看我啊——”
一松终于赶回来了结果一打开自己家的门就看到自己的哥哥在骚扰自己的老婆。
一松的怒气一下就上来了,他有些阴沉的看着小松。
小松像是没感受到一样朝一松大方的笑了笑。
空松看着一松回来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去。
“恶魔……啊一松我可以走了吗”空松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一松的脸色越来越黑。
“啊空松你都没有叫我的名字——我好伤心啊”小松说着伤心一边伸手把空松圈在自己的怀里像是挑衅一样朝一松笑了笑。
一松一言不发的把空松扯出小松的怀抱,低头当着小松的面就亲了下去。
“诶?……等等……唔?”空松有些抗拒的想推开一松,结果一松吻的更用力了,最后空松整个人瘫在一松怀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空松最后还是被放出去了。
只是身边多了两个形影不离的修女。
而已。





——————————————————————————————

.‌越来越感觉像是在写三流言情了
.ooc到他们爸妈都不认得了
.轻松不知为何也被设定成了恶魔…………
.大概就是这样吧………………

评论(3)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