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螺蛳粉

辣鸡文手一个,说坑就坑的那种。

勇者与魔王的爱恨情仇×

.水陆
.crkr
.ooc慎入

轻松站在公告栏前面。
紧急公告
最近有魔物在我国周围伤人。
啊来伤害我这个垃圾统治下的国民也真是看得起我。
虽然我这个垃圾是完全无所谓这些的。
但是如果我的国民被伤害了我还没什么动作那就是真的垃圾了吧。
所以
有勇者来干掉魔王吗
没有也无所谓的。
啊对了。五星以上的勇者更好。
x年x月x日。
轻松一副严肃的样子看着公告实际上内心已经被吐槽刷屏了。
我说认真点写个公告会死啊会死啊。什么叫“在我这个垃圾统治下啊”你是国王你能自信点吗???
明明是公告弄得跟个人聊天是想闹哪样啊啊???
还有也无所谓是啥啊???你无所谓我们很有所谓的啊???
轻松看了看周围。大家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轻松这个国家的国王特别看不起自己是出了名的。
但是因为有一个忠心追随他的特别厉害的武将所以他才能安然的当国王。
等轻松吐完槽后周围已经没有人了。
轻松低头看了看胸前的npc证。
轻松是个npc。
轻松拿到这个的时候还不大懂事。
现在他反而觉得当npc有些无趣了,日复一日的给勇者任务,帮助勇者,为国家做些完全体现不出来的贡献。
不过这样安定的生活才适合自己吧。
这么想着,他刚转身就被身后的人扮的鬼脸吓到摔在了地上。
“啊抱歉抱歉没想到你这么不禁吓啊。”红发的男子用手摸了摸鼻尖,毫无诚意的说道。“啊……那个啊”他把轻松拉起来的同时露出牙齿笑了笑“来做个交换吗?”轻松张嘴想说什么却被他打断了。
“喏。你看。你是五星的npc。我是五星的勇者”他凑近轻松的面前晃了晃勇者证“咋样。你点都不亏对吧?”说完便没等轻松反应过来就把勇者证甩在轻松脸上,拿着npc证嘴里还说着什么“我还没有玩够呢怎么可以去面对魔王那种生物呢我可是人间国宝啊”火速的跑掉了。


等轻松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人影了。
轻松看了看自己的属性版面确认了自己真的变成了勇者之后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啊?要我去杀魔王?你没有在开玩笑吧???”轻松郁闷的看着笑得一脸无害的椴松。
“反正我都帮你向国王报了名啦。”椴松用手撑着脑袋看着轻松“另外打倒魔王的报酬要两个人对半分哦。”
“你差不多给我够了啊????我还没说要去打魔王好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勇者证哪里来的!再说依你坑人的技巧你还缺钱吗?还有你什么时候能换下什么奇怪的苏格兰裤子??又粉又大我会以为你在穿裙子啊???”
“什么裙子。明明就是你在家O多了所以连眼神都不好了吧。噗噗,老是这样难怪没有女孩子看上你呢”
“消音了吧???绝对消音了吧!!所以你到底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啊??与其关心我还不如关心你自己吧?老是被当做闺蜜的原因你还没找出来吗??”
……

就这样。我们的勇者踏上了旅程。

轻松手里提着隔壁大妈免费送的菜刀。吞了一口口水看着一群长的有些粗犷的汉子。
为什么刚离开村子遇到的就是强盗啊??今天绝对不适合出门啊!!
“喂!你这家伙是勇者对吧!就是你们所谓的勇者在打扰我们发财!!今天必须要宰一个!”
这不是废话吗勇者证我不是戴在胸前吗。还有宰是啥啊别说的好像杀猪一样啊??
虽然内心在吼叫但是轻松却只是慌张的说了句是。
完了完了。我大概会成为第一个死在强盗手下的五星勇者。轻松颤巍巍的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
大脑被恐惧感占据,从来没遇到过的情况让他手足无措最后直接的放弃了挣扎。
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果然这种生活不适合我啊……

轻松等了许久。
最后他睁开眼睛一看。
有个人站在了他前面。
蓝色的披风,在风中上下飞舞着,闪闪发光。
“哼。居然在这么beautiful的地方还有你们这些unbeautiful的人存在。”
有些低沉但却特别好听的声音跟着风声一起传入了轻松的耳朵。
轻松感激的看着他“谢谢……诶?”
等他看清了那个人的打扮的时候吐槽的欲望是压抑不住。但是出于礼貌他没有说出来。
这个短裤是怎么回事啊??短到大腿根了真的没问题吗???都这么短了上面还有破洞这是搞啥啊??街头非主流?? 还有披风是不是太亮了点啊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一身蓝色真的不会色感疲劳吗??以及……高跟鞋???????还闪亮闪亮的?
确认了自己安全之后轻松放松了下来。就想看看那个人的属性。
然后点开了那个不明人物的属性版。
姓名:????
身份:???????
级别:????????
很好很可以。
才怪啊。
不科学,不科学。怎都是问号??
轻松不死心的继续翻着属性版。
因为看人家属性版是一直要看着那个人的。
又因为那个人已经打完了。正坐在地上架起一条腿手搭在腿上支着头看他。
于是在山脚下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两个男子在夕阳的照耀下深情对视【并不是】

轻松终于放弃了继续翻属性版。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男子的双眼。
湛蓝的,向天空一样。
那双眼睛里面映着轻松的身影。
让轻松感觉那个男的的世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
不知怎么的轻松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


如果给再轻松一次机会那打死他他都不会让空松加入他的队伍。
恩。那个一身蓝的男子的名字叫空松。
可喜可贺轻松看到的属性版不都是问号了。
起码看到了名字……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轻松看着面前穿着白色浴袍拿着酒瓶的空松。
拜托啊???咱是露营你穿这一身是想干啥???你酒量不是很差吗你拿酒干啥????啥时候拿的酒你给钱没有???不对。重点是你穿这一身意义何在啊!!!
最后轻松选择无视。
有了空松跟着之后轻松的一天:
早上
“哼。看起来你昨晚有一个nice的梦境呢”
昨晚因为你打呼噜我一晚都没睡着啊?????
中午
“这是我饱含着love的午餐。很美味吧……?”
好吃是好吃但是你把饭弄成骷髅的形状我都不想吐槽你了。
晚上
“good night。今天能一直看着你美丽的身影是我的荣幸。”
很好很撩人。但是如果你把墨镜摘下的话我会更心动的。


就这么。勇者带着他的小伙伴开始了讨伐魔王的旅程。
才怪啊。
地方都没找到去哪讨伐。



轻松第二千三百三十三次朝椴松叹气了。
在一个小镇遇到了在和女孩子们约会的椴松。
轻松把空松关在旅馆里并且再三的警告他不要出去乱晃之后立马跑去向椴松诉苦。
“虽然他审美有些崩坏但是还是很温柔的。另外要是能靠谱点就好了……”
“……我说轻松。你这一副在朋友面前抱怨女朋友的感觉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
“……”
“你说话啊突然这么沉默我很慌啊??”
“……”
“就算你喜欢男的我也不会介意的啦。对了最近我捡到了几本bl小黄书你要看看嘛。看在我们关系这么好的份上我就给你打个折怎么样?”


最后轻松是拿着一堆小黄书站到旅店门口的。
被椴松这么说了之后轻松开始仔细的思考起自己对空松的感情了。
在轻松做好心里准备想朝空松表面心意的时候。
空松不见了。
房间里东西什么都没少。
就是少了空松。
“不是说了不要出去乱跑吗?算了等等吧。”
轻松有些脸红的翻着小黄书。
如果以后在一起了肯定会做这些事吧……
想到空松在自己身下娇喘的样子轻松的脸更红了。


这一等就是几个月。
会回来的吧……
轻松一边打扫着房间一边想着。
直到空松离开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自己对空松的依赖。
也知道了自己对他有多不了解。
以至于人不见了也不知道在哪里找。
轻松就这么等着。
直到椴松过来把通缉魔王的告示给他。
“你看居然还有画像哈哈哈哈这个真的是魔王吗这什么品位……”
椴松看着脸色越来越黑的轻松。最后把这个告示放在桌子上就跑了。
“啊……魔王吗。难怪啊……”
轻松用手摸着纸上的画像。
还担心他遭遇不测的我简直就是蠢透了。
我的职业。
是勇者对吧。
轻松勾了起了嘴角。


等轻松一路杀到魔王城堡,推开门看到在照镜子的空松的时候。
所有情绪都涌了上来。
想也没想的就抓着他的衣领把他压在身下。
看着他眼角冒出的眼泪心里更愤怒了。
我他妈等你那么久你居然在这里悠闲的照镜子??
很好。
不听我的话到处乱跑是要受到惩罚的?看来必须给点教训了啊
轻松低头,学着这几个月看的小黄书里面的技巧吻了下去
……
这里省略几万字。
……

等轻松从空松的手下那里知道空松消失几个月是回来学习怎么攻略勇者之后有些哭笑不得。
算了。
反正以后就是我的人了再蠢也无所谓了。
看着怀里睡得舒服的空松。轻松低头在他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从此勇者和魔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手机乐乎不大会用另外日语的crkr我也不会打不知道有没有弄错。
.生活在rpg游戏的松们ww感觉很好玩ww
.论坛体啥的。我控几不住记几啊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