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螺蛳粉

辣鸡文手一个,说坑就坑的那种。

标题什么的可以吃吗

  • ooc

  • oso和kara双箭头。ichi单箭头kara。

  • 还有点末松

  • 雷者慎入

  • 第一章链接

  • ichi视角






和往常一样,我驼着背往嘴里塞着饭,是不是瞄几眼吃的好像很高兴的臭松,但是,却看到了他衣服上的紫色。

会染上自己喜欢的人的颜色什么的。

明明应该高兴的啊。

但是,

我知道,

那其实

是红色啊。

 

 


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反正像我这样的人每天都一样,时间什么的记了也没有意义。

空松身上开始带着一些红色,不多,也不起眼。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受伤了,但是他好像完全不痛的样子,再观察了几天发现原来不是受伤了。

只是出现了这种颜色而已。

本来是不在意的,直到

=================================== 

“呐呐!你看你看!totti的颜色哦!”十四高兴的把他变粉的整只手臂露出来给我看。

我抬头有些诧异的看着,想起了前几天看到空松手上有一部分的红色。

“我听大裤衩博士说这是一种病!!会染上自己喜欢的人的颜色!在一起之后就会消失掉的!!我喜欢totti!!!”十四松挥舞着袖子又蹦又跳的大喊着。

我的脑子却是一片空白。

会染上自己喜欢的人的颜色!?!!我有些慌乱的抓住十四的衣领“你再说一次!??”

他好像被我吓到了,不知所措的看着我。

我突然反应了过来,松开了手,说了句没什么诚意的抱歉以后离开了房间。

染上自己喜欢的人的颜色。那个家伙,染上的是红色啊。

我低头走着,也不知道我要走去哪,我只是想冷静一下而已。

我喜欢空松,那个整天温柔又恶心的蠢货,这倒不是最糟糕的。

糟糕的是,原来他喜欢的不是我吗。

真是过分啊,既然不喜欢我那你对我这么温柔干嘛呢,满足自己吗?

真是恶心。

这么想着,眼泪却好像不受控制一样涌了出来,想抬手抹掉,却看到了自己的手像十四松的一样,不过我的是蓝色。

啊,和喜欢的人一起才会消失吗?那我的估计一辈子也不会消失了吧。

我把手移到嘴边,轻轻的,郑重的,就像对待情人那样亲了一下。

很漂亮的颜色啊。

为什么不能属于我呢?

为什么不是我的呢?

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在我脑子里炸开了。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大裤衩博士的门口了。

只要

能在一起就好了吧。

我笑了笑,扯下口罩,敲开了大裤衩博士家的门。

拿到了据说可以改变身上颜色的药之后,我挑了个时间,小心的泡了一杯茶,很小心的把药全部到下去,很小心的把瓶子藏起来。

然后蹲坐在角落,等着空松回来。

为什么这么肯定回来的事空松?因为我把他的墨镜藏起来了。没有戴墨镜他肯定会注意到并且赶回来的。

真是恶心啊,我。

门开了,我偷偷的瞟了一眼,果然是空松,然后看到了他脖子上那一点刺眼的红色。

啧。

真是恶心。

他好像很渴的样子。

那就把茶喝了吧!?喝了吧?

他看了看那杯茶,用手碰了碰,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了我一眼没有喝。

我努力装作和平常一样缩在角落

日?你看我干嘛??你倒是喝啊!你给我喝啊!

我低着头,听到了一些动静,抬头一看。

他已经站起身来准备走了。

你倒是给我喝完再走???不喝是吧???很好,很好。

你不喝,我灌给你就好了。

我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在他走之前拉住了他,提着他的衣领在他有些慌张的表情下把茶灌给了他。

不得不说大裤衩博士的药很有用,第二天我就看到他身上不再是红色而是紫色了。

但是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啊。

 

 ====================================

 看着他慌张的跑去厕所,我站了起来。

在轻松“你们够了不要老是在吃饭的时候去厕所啊??”的声音中走去厕所。

值得高兴的是空松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小松。

估计他那空空的脑袋也只是觉得自己对小松比较依赖吧。

蠢毙了。

我当然知道他去厕所是想干嘛。

但是,我已经等得够久了。

小松好像也知道了什么,最近老是往空松那里凑。

不愧是人渣,喜欢上了自己的弟弟还企图让空松嫁给他吗?

想法很好,很可惜,从今天开始啊,空松可就是我的了。

我撞开了厕所的门。







=====================================

因为想看ichi拆双箭头所以就写了×

一直有人问我为啥会是紫色

好吧_(:з」∠)_

其实没那么高深。

感觉就像在写三流的言情一样

如果雷到你们了求别打我别骂我×

有人想看oso视角的吗

自己产的粮一点都不好吃×

不知道今天的tag打对了没。



评论(2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