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螺蛳粉

辣鸡文手一个,说坑就坑的那种。

性别乱码

all金
ooc,这已经不是一般的ooc了请注意。
就是金妹与金互换世界的一天,两个世界的性别是相反的,有些细微的地方不一样,其他大体都差不多这样。
内有平胸女流氓雷狮
教科书般的傲娇嘉德罗斯
活的像个路人甲的格瑞。
小家碧玉羞涩的两性知识科普大师紫堂幻
最后的淑女安迷修
以及闷声发大财卡米尔
金篇。








金一睁开眼就被眼前的胸吓懵了,他僵硬的顺着脖子向上看。
格瑞?!!!
什么情况????
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原来格瑞……
是隐藏的女装大佬吗!!!
这么想着的金咽了一口唾沫蹑手蹑脚的掀开被子从床上下去……结果一脚踏空摔了个脸贴地。
“……金?”
清冷的女声带着刚刚睡醒的沙哑显得十分的勾人,如果是个正常的男孩子估计这会儿脸都通红了。但是!金是什么!被女孩子投怀送抱【被凯莉扑倒】都脸不红心不跳的耿直boy,大概是因为姐姐秋的关系让他总会误认为女孩子都是跟他姐姐一样厉害的不行的家伙,再加上从小到大没有接触过任何跟两性有关的话题以及天生的智商与情商,所以这个撩人的声音没有让他有任何类似于腹下一紧脸红心跳的反应,反而在想着不愧是格瑞,扮女孩子都这么谨慎!连声音都没放过!
看着人没有反应,任然保持着狗吃屎的姿势趴在那里,格瑞抓住了金的一只腿,刚刚想用力将他拉上来,但是女孩子天生的细腻的心思让她从提溜金的腿变成了提溜金的衣领,这一提溜就发现了不对劲。她冷着脸在摸了金的胸部后又捏了捏金的裆部……
好了大概清楚什么情况了。
格瑞面无表情的想着。
我这辈子都不洗手了。
被莫名其妙的非礼了还没有意识到的金茫然的看着格瑞的动作,半晌,他尴尬的挠头笑了笑。
“啊哈哈……那个……格瑞……早上好啊”
“恩。”
“那什么……格瑞你不是要换衣服吗我先出去了……”
天呐我要是看着格瑞换女装我绝对会被他打死的吧。
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金留下了这么一句话挣脱了格瑞的手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格瑞想也没想的拿上烈斩追着金出去了。
开玩笑要是让那群疯婆子知道金变成了男孩子鬼知道她们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凭借着多年以来与格瑞玩捉迷藏的并没有帮上什么忙的经验,金在运气的帮助下勉勉强强的躲过了格瑞,并且撞倒了迎面走来的紫发少女。姿势不雅的趴在紫堂幻身上的金还没有认出她来,他麻溜的起身然后顺手的将紫堂幻拉起来。
“你没事吧?!不好意思啊我走的有点急……”
你那已经不是【走】的程度了啊。
紫堂幻一边默默吐槽一边起身看了一眼对方,这一看就觉得对方眼熟,越看越眼熟。
由远到近传来了一个清爽的男声。
“我说你这么急干什么……哟看来你最近犯桃花啊紫堂幻……不对……金?”
被凯莉这么一提醒紫堂幻算是想起来了,她打量了金两眼,犹豫的叫到。
“金?”
“你是……紫堂幻??”
凯莉嚼了嚼嘴里的软糖漫不经心的拍下了这一幕匿名给某些人发了过去,发了一笔横财后愉悦的离开了。
【你们日思夜想的老公】
【阳光下,金的轮廓被渡了一成微光,俏皮的短发翘起,脸上带着惊讶的神色像是不小心闯下凡的天使.jpg】
金和紫堂幻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些,紫堂幻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反应过来后脸红着退了几步。
金倒是恍惚的看了她许久。
“想不到……”
“恩……?”
紫堂幻不知怎么手心出了一把汗,捏住了自己的小裙子,心中涌上了一股淡淡的期待。
“你的女装也这么厉害!!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啊??怎么你们都在女装??”
一句话粉碎了紫堂幻所有的恋爱妄想。
就算是换了性别……性格也是不会换的呢。
紫堂幻抽了抽嘴角,认命的开始跟金解释了起来。



而某些参赛选手,不约而同的开始了找金游戏,在大家互拖后腿的情况下,竟然过了几个小时都没人找到金,倒是毁坏场地赔了不少积分。
“所……所以你们都变成女孩子了??”
“不是……这种情况其实是你变成男孩子了。”
“你在说什么啊紫堂幻,我一直都是男的啊?”
金挠了挠脑袋凑近想要搭住紫堂幻的肩膀被紫堂幻躲开了。
紫堂幻只觉得自己脸上温度高的让她无法思考,耳边只有自己心脏碰碰跳动的声音。对着金妹她就会脸红心跳,因为是喜欢的人,但是遇上性别为男的金后,这种情况加剧了,她困难的憋出几个字。
“……太近了……”
“什么?”
金继续凑过去伸出手想摸摸她的额头,但是手却被紫堂幻抓住了。
“不是……”
“啊?”
金锲而不舍的凑过去。
啪叽——
理智断掉的声音
紫堂幻像是冲破了什么束缚一般红着脸闭着眼睛朝金大吼道。
“我们性别不同啊!!!”
“我知道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
看着金像是傻子一样一脸茫然,她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冷静了下来,她拉着金走入了小树林……

给金恶补了几个小时的两性相关知识以及男女生应该如何相处。

“所以我不能太靠近你?”
“是的,相处的时候不能过于亲密,要落落大方。”
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紫堂幻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她瞟了眼还在思考中的金,纠结着,却发现人已经走到了十米开外。
“…………金你……走这么远干什么……”
“你不是说不能靠太近嘛!…”
自认为是三人组的智商担当的紫堂幻,今天搬起石头砸瘸了自己的脚。
紫堂幻张嘴想要挽救一下,却看不到金的踪影了,后面突然传来了喧闹的声音,一堆不明物体高速的朝这个方向移动着,紫堂幻后退了几步,狂奔了起来,但是没有抵过那群不明东西的移动速度,最后被她们踩倒了。
隐隐约约能听见人声。
“哈?你自己装淑女装上瘾了吧安迷修,我们不说你是给你个面子,怎么你就这么不知好歹。”
“我可跟你这个给我们女性丢脸的家伙不一样!”
“我怎么给女性丢脸了?倒是你……我倒是还是第一次看到有穿白衬衫还带黑胸罩的淑女,你很棒棒哦,我要给你鼓掌哦。”
“……话不投机,雷狮。道不同不相为谋。”
“哟,给你点颜色你还上瘾了?怎么?不服气啊?能拿我怎么办啊?淑女大大?”
“你今天的胸比昨天大了点……我是你我就不会用乳贴还穿抹胸长裙来跑步。不雅。”
“哈?你对我的胸有意见??小婊砸。”
“我没兴趣与放浪的你说话。”
“啧,搞得好像老娘愿意和你聊天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圣女吗?你觉得正常的淑女会穿白衬衫黑胸罩??”
很奇怪,卡米尔看了看四周,雷狮,帕洛斯,佩利,安迷修。
没有嘉德罗斯的人,也没有格瑞。
反倒是自己人居多……
看到了佩利雷狮她们眼里的志在必得,卡米尔皱了皱眉头。





此时被她们念叨的金,如今正打着瞌睡听着乳量不小的雷德科普女性生理期男生应该做的一百二十件事,他又打了一个呵欠,什么都没有听懂就被推进了嘉德罗斯的房间。
女人是个很神奇的生物,凹凸大赛的女人就更加的不得了了,翻翻排行榜,你会发现前十几乎都是女的。
在亲戚来临的时候,比其他女人更神奇的前十的女孩子不会选择强忍暴躁和疼痛,她们大多数会选择对外发泄——也就是说,其他参赛者的噩梦来临了。因为这种原因,前十女孩子们的生理期在凹凸大赛几乎都成了人人都要记住的日子。
按理来说人造神嘉德罗斯本来应该没有什么弱点,所以当生理期成为了她唯一的弱点后她表现的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暴躁,在众多参赛者的小本本上,她的生理期给划上了重点。
金没有来以前人们在这段时间根本不敢出大厅,金来了之后这个情况就大大的改变了。
可是今天,很不巧,会给嘉德罗斯喝姜汤,红糖水,揉腹部的金妹此时变成了刚刚开启两性大门连怎么照顾人都不知道的金。
比起金妹的温柔细腻,金的照顾简直就是在玩命。
“啧……”
嘉德罗斯瞥了眼打翻了红糖水正在拖地板的金。
“怎么换了个性别连脑子都换了?”
其实只要看着金她就不会再感觉到暴躁或者疼痛,但是她就是想让金那双蓝色的眸子看着她,一直看着她。
“啊??”
金抬头看着嘉德罗斯,刚刚想反驳就又想起了雷德的话。
【我从来都没有痛过所以不太清楚啦,反正你只要顺着老大就好啦!】
只能扁了扁嘴闷声的继续拖地。
嘉德罗斯不高兴了,但是没有接触过这种感情的她只会用别人眼里最幼稚的办法来吸引金的注意力。
“太烫了,换一个”
“怎么一夜之间变成傻子了渣渣。连我都不会照顾了吗??哼,要不是我……”
“看来你还是这么一无是处,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渣渣。”
换作是以往的金妹此时就已经如嘉德罗斯的愿跟她吵起来了,但是此时的金却是一直记着要顺着嘉德罗斯。
“啧,你还是走开算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真的?”
“啊……什么……?哼,我说的话那当然说话算话……”
嘉德罗斯的话还没说完金就像是被饿狼追着一样离开了这里。
嘉德罗斯:mmp



刚刚出了嘉德罗斯的地盘,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人敲晕了。
再次醒来金发现自己的手被手铐铐在了身后,他尝试着使用自己的原力技能,但是那些小箭头在刚刚出现就消失了,这个情况,就像……
“别挣扎了,这个房子都是系统出品的针对参赛者的。”
夹带了几丝慵懒的成熟的声音响起,金猛的抬头,看见了松松垮垮穿着浴袍的雷狮,腰间的带子并没有系紧,双腿走动间露出一片春光。
她像是完全不在意一样走过去,双腿夹住金的腰,跪趴在金的身上,金这才发现他在一张大床上面。
像是不满意金的走神,雷狮稍稍向前倾,用胸蹭了蹭……
蹭到了空气上。
这就很尴尬了,当然尴尬的是雷狮不是金,刚刚才从紫堂幻那里的到一点点的两性知识在雷狮这里根本就不够看的,他完全不能理解雷狮想干什么但是却记着紫堂幻所说的,男女授受不亲。
高估了自己乳量的雷狮表情僵硬,很快,她又镇定了起来,转而在金的胸前画着圈圈。
金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只穿了一条短裤。
察觉到自己身下的人不断的走神,雷狮不禁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魅力,只恨自己怎么不是男的没有巨根,不然就在这里把他办了,这么想着的雷狮用下体摩擦着金的下体。
纵使金没有什么概念但是他还是能觉得很奇怪,但是他说不上来,这种奇怪的感觉像是带了细微的电一样,让他全身都变得酥酥麻麻的,他想要推开她,但是被束缚住的手不允许。
“唔……好奇怪……停下……”
“停下?”
雷狮凑到金的耳朵旁边,色情的舔了舔。
“我说不呢……?”
“来,上我。”
“啊??”
脑袋已经不能运作了,金疑惑的歪了歪头,没有理解她的意思,但是还是下意识的拒绝了。
“不行…………”
“为什么?”
不满意金的回答,雷狮用力咬了咬金的耳朵。
“嘶……因为……因为我是未成年!”
疼痛让金清醒了几分,他想起了几个小时前紫堂幻的教育。


【男女生不能走太近……】
【那他们呢?】
金指着旁边kiss的情侣
【这个……不一样!!金你没有成年!!!】


这个答案让雷狮忍不住发笑,搞什么,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可爱的犯规。
“怎么未成年就不可以了…上了我你又不会蹲局子…”
“还是说…你想被我上?”
这些暧昧的话语让人脸红心跳,金也不例外,但是他却不能理解这是什么。
“啊?”
“我说,我想给你……”
“生孩子。”
说着雷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环住金的脖子抱住金。
生孩子……
秋姐好像有说过……

【姐姐!孩子怎么来的啊!】
【亲一下就会有人送过来了】
【为什么要孩子啊?】
【因为……无聊了想要个玩具嘛!】



金缓缓的偏过头,犹豫许久最后在雷狮脸上啾了一下,想了想,最后严肃的看着她。
“好了。”
“什么……?”
这种年纪了还信亲一下就会有孩子的这种故事吗???
反应过来的雷狮总于升起了几丝带坏未成年的愧疚感,但是很快又将这些抛在了脑后。
男人嘛,混迹在情场多年,没有谁比雷狮更了解男人了,他们看重的无非就是财,权,以及后代。
对于金妹她可以说是无处下手,同是女人,并且金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看重的……也许朋友已经是她最重要的人了,但是雷狮不满足与只做一个朋友,相信那群小婊子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对于男身的金,她可以说是信心满满。
可惜她忘了一点——
金,他还算不上是男人,他只是个男孩子。
正当她要上下其手的时候,门被粗暴的踢开了。
安迷修皱着眉头看着床上的雷狮。
“放开金。”
“哦?这么快就找到了?”
不应该啊……这里的地址只有她和卡米尔……
该死。
妹妹长大了学会和姐姐抢男人了。
雷狮不慌不忙的缓缓站起,安迷修则是担忧的看着金。
“你是……安迷修?”
不怪金看不出来,其他人就算是变了个性别但是大体都还是隐约看得出男体的影子,但是安迷修——一头杀马特的棕发如今变成了棕长直,还随身附带了一股大家闺秀般温婉的气质,就像是从水墨画中走出来的闺阁小姐一般。
“是我,金。你……”
雷狮不喜欢他们这样,她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一言不发的抽出房间里藏着的手枪,和刚刚在外面匆匆捡了把柴刀的安迷修打了起来。
正当她们打的火热,卡米尔突然摸了过来。
“卡米尔……?”
卡米尔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不声不响的解开了金的手铐拉着金跑了。



第二天金妹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端着甜点的卡米尔。
“呜哇卡米尔我跟你说我昨天……”
她一边嘀咕着一边扑过去抱住了卡米尔。
卡米尔的脸有些微微发烫,但是还是接住了她。
“卡米尔你的胸好像又大了诶怎么做到的我也想要这个cup”
金揉了揉卡米尔的胸,看着自己的胸不断叹气。
虽然她的胸也算是还好但是……女孩子嘛,胸总是不嫌大的。
“你想知道……?”
“嗯嗯!!”
“等等卡米尔你脱我衣服干嘛”
“我前几天看到了一套丰胸操……我帮你吧”
“真的吗!!卡米尔你太棒了!!”
“唔……感觉……好奇怪…哈……丰胸操也要摸下面的吗……”






————————————————————————————
已经没有精力溜帕洛斯和佩利了
一看到雷狮我就自动变黄我可能是中病毒了

评论(30)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