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螺蛳粉

辣鸡文手一个,说坑就坑的那种。

今天的世界也很和平……才怪

all金
除金以外动物化
ooc。意识流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日常不带煤老板玩【喂你】



男,25岁
是个声誉特好的兽医,被小女孩们成为小天使。
现在,这个小天使兽医,正在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靠近自己家门口,那略猥琐的动作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是贼,幸好金的家里市区较远,较偏僻,没什么人。
这一切的原因是——他看到自家灯火通明,并且还传来乒乒乓乓煮饭的声音。
这很奇怪,这个别墅是秋失踪前送给金的,也就金一个人住,金也没有将钥匙给过其他人。
怕不是闹鬼了……
怀着这样的想法金揣揣不安的推开了虚掩着的大门,浓郁的饭香味勾的金的肚子不断发出声音。像是发现了这里的声响,一个白发男子端着菜从厨房走了出来。
“回来了,金。”
明明只是短短的几个字但是金就是莫名其妙的听出了【欢迎回来!我等你很久了!!】的意思。金甩了甩头将那个诡异的想法抛出脑袋,面对这样的场面只会不知所措的沉默。
从语气看这个男的似乎认识自己……但是金的脑海里并没有关于这个男的的记忆……
“饿了?”
还是那个淡淡的语气,将金从沉思中唤醒,金一抬头刚想说什么却迷失在了对方那双紫色的眸子里。
学习从来都不好的金,也只有好看两个字来形容这双眼睛了。
只是依稀记得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等到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吃起了那个男子做的饭。
不得不说,很好吃。
大概就是小说中形容的那种好吃的连盘子都想吃进去的程度。
既然有好吃的那就什么都好说的金已经完全不在意对方是什么了……反正饭好吃就对了。
格瑞看到人没心没肺的吃饭的样子不禁有些头疼——对谁都没有防备心这个毛病真的是要改一改了,这次是自己可以不提……万一有什么歹人。
格瑞一边想着一边双手放桌上端正坐好看着金
“我是小白。”
……“……什……???你是小白……???”
小白……??什么?……等等……???
金被人一句话弄得噎住了。
格瑞看着【生活废】金,叹了一口气,一只手轻轻的拍着金的后背,一只手将桌上的杯子递到他嘴边。

再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
金很快接受了这个格瑞的设定【划掉】这个身份。
小白……也就是格瑞是金从小在外面捡到的也可以说是和金一起长大的一只有漂亮的紫色眼睛的猫。
金一边迅速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一边感叹,难怪说格瑞的眼睛这么眼熟原来格瑞就是小白啊!
格瑞表示并不想对金的起名能力发表什么意见。
于是他俩就这么舒舒服服的过了几个星期,期间金发现格瑞居然是某著名写手,并且过上了被格瑞包养的生活【不是】。


生活似乎总喜欢在你舒坦的时候给你一个惊喜。
比如现在。
金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将自己咚在床上的脸上带星星的裸着的黄发男子。
这是咋回事儿啊.jpg
嘉德罗斯看着自己身下的人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



嘉德罗斯是一只橘猫。
俗话说一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压倒炕,嘉德罗斯一直不在乎这个。
毕竟他还算是比较瘦的橘猫——这是在遇到金之前。
金遇到嘉德罗斯是因为嘉德罗斯缠着格瑞打架缠到了格瑞家里——也就是金的家里。
那天下午金一推开门就看到一只橘猫以第三宇宙速度【不是】以极快的金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冲向了金,然后在金的脸上留下了个有些可怖的带着血的抓痕。
格瑞这就不乐意了,于是金一脸茫然的看着两只猫在自家客厅打的难分难舍。
最后还是金跑过去抱住其中一只强行打断了他们的战争。
虽然身上又多了些让格瑞想打死嘉德罗斯的抓痕但是他最后却还是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对嘉德罗斯笑了笑。
“没关系的!不痛!”
黄色的灯光打在金的身上,柔和了他的轮廓,这一笑更是让人心跳加速。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大概是魔怔了,然后在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从窗口跳走了。
格瑞却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嘉德罗斯的变化。
从那之后,嘉德罗斯就经常来金的家里做客,不但胖了几圈并且还获得了金给他的爱称:小黄。
真是羡煞旁人【不是】



嘉德罗斯在最近日常找金撒娇【划掉】找格瑞打架的时候发现格瑞居然变成了人性。
并且!!!还抱着金!!!!
这不能忍。
嘉德罗斯其实是可以变成人型的,只是他觉得当猫没什么不好过的挺自在就没有考虑过以人的形态过日子。
这一看格瑞这样立马就召回了自己手下已经变成人出去闯荡的两个小弟——雷德与祖玛。
在雷德与祖玛的协助下,终于抓住了一个格瑞出去跟编辑商谈的时间变成人型如愿的将金咚在了自己身下。





享受了几秒这样的感觉后,嘉德罗斯低头习惯性的蹭金的脸,蹭到一半僵硬的停住了。
“……跟我睡觉,渣渣”
耿直boy金自然是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并且有些发急的表示他不是渣渣
嘉。九岁。德罗斯自然也就十分正常的跟金。耿直boy关于【为什么不能一起睡觉】和【金到底是不是渣渣】吵了几个小时,直到格瑞回来。
……要好好反省呢,嘉德罗斯大人




这场风波过去之后,金觉得他已经不惧一切了。
然而等他回到他自己开的宠物医院的时候还是有些恍惚。
他将锁打开,推开门。
发现两名陌生男子正呆在他的店里,一个百无聊赖的摆弄着他的工具,另一个在他的手术台上吃蛋糕……
……
喵喵喵……????
已经有了嘉德罗斯和格瑞的事情后,金已经很冷静的接受了面前两个就是他当初救的大黑小黑的事实。
他一边让自称为雷狮的大黑将自己的手术工具放好,一边让叫做卡米尔的小黑出去吃蛋糕,一边打扫起了屋子。
……不过。
猫可以吃蛋糕的吗??

当初卡米尔和雷狮见到金的时候,他们正在被一群小孩子围住,没等那群小孩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金就跑过来赶跑了那群小屁孩。
凭着灵敏的嗅觉卡米尔问到了金身上其他猫的气息,卡米尔稍稍想了想就推测出这个人是养猫的,正好他现在与雷狮的饭没有着落。
这两只猫对视了一眼然后就暗中跟着金到了宠物医院。
从此金总能在医院里看到两只一闪而过的黑影,从一开始的好奇到后来熟练的给他们放置食物。
直到有一天,金正打算下班回家的时候听到了猫叫。
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叫声,让人不自觉的发抖。
想都没想的金门也没关就循着声音找了过去,他在小巷里看到两只受伤的黑猫,稍大的那只趴在小猫旁边,小猫则是奄奄一息的样子,鲜血不断从它身上涌出。
金脑海里一片空白,除了要救它们以外什么都想不到了。
等到金小心的给它们包扎伤口,看到手术台上两只睡得香甜的猫时才恍然想起。
这两只猫很眼熟啊……??
精神高度集中的给两只小猫包扎好伤口后的金也撑不住了,一头倒在了桌上睡着了。
雷狮和卡米尔醒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了金的睡颜。
心跳不小心漏了一拍。



在变成人型的卡米尔和雷狮的【突然变成人了很慌张不知道怎么办没有地方住】的哄骗下,金想了想自家别墅还能住人于是一拍胸口表示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然后带他们回了别墅。
格瑞和嘉德罗斯难得的没有内讧而是一致对外。
最后雷狮和卡米尔是怎么住下的金表示不想透露。





第二天金是被狗叫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的打开大门,看见一只棕色的狗和一只黄色的狗对叫,旁边还有一条白蛇。
这几只动物一看到金,立马停下了动作。
金色那只跑过来扑倒了金,棕色那只在舔金的手背,而那条蛇直接缠在了金的脖子上。

今天的世界也很和平……啊

——————————————————————————————
日常一发入魂
因为懒所以后面安哥的部分没有详细码……_(:з」∠)_
看得出来吗??棕色狗是安迷修,黄色狗是佩利。
白蛇当然是帕洛斯啦

评论(21)

热度(171)